<code id="ldfcu"></code>
  • <label id="ldfcu"></label>

    1. <strike id="ldfcu"><address id="ldfcu"></address></strike>
      <progress id="ldfcu"></progress>
      當前位置: 外文局 > 出版發行
      趙啟正:緬懷大翻譯家林戊蓀先生——他為我的兩書插上了飛翔的翅膀
      發布時間:2021-02-18    來源:中國外文局
      [字體:]

      2021年1月27日,我國“中譯外”領軍翻譯家、“翻譯文化終身成就獎”獲得者林戊蓀先生以93高齡在北京仙逝了。剛剛讀到了中國外文局原副局長兼總編輯黃友義同志寫的追思文章,觸動了我對林老的深切回憶。林老是我父兄輩的長者, 1998年至2005年我在國新辦工作時,有緣在多種場合領悟他跨文化傳播的思想與獨特見地。林老翻譯的《論語》和《孫子兵法》被公認為兩部中國古典的最優秀英譯本。

      ▲中國外文局原局長林戊蓀。

      ▲《孫子兵法》

      我有兩本書有幸得到林老的直接助力,他對這兩本書的內涵提升和國際傳播有恩于我(和我的兩位合著者)。2005年,我應美國新教宗教領袖、神學博士路易斯·帕羅的建議和他做過三次對話。其內容包括對上帝的看法、對于圣經的評論、科學與宗教、中國人的宗教信仰等多個論題。因為最后一次對話是在上海黃浦江畔的一座賓館進行的,所以書名定為《江邊對話——一位無神論者和一位基督徒的友好交流》。

      ▲《江邊對話——一位無神論者和一位基督徒的友好交流》

      2006年,在此書文稿初定之后,黃友義先生認為這本書涉及宗教、哲學和文化差異,擔心中英兩稿的對應會有偏差。黃先生知道林老不僅精通英語而且哲學造詣甚高(40年代他曾在美學習哲學),于是他與林老商量,想請他把關。林老欣然同意,并認為不能只就中英兩種文稿對校,而要按照現場足有10小時的錄音修訂全書。林老審定后隨即又寫了一篇跨文化視角的頗有深度的書評。

      德國的貝塔斯曼出版社、美國的Zondervan出版社、西班牙的Circulo de Lectores出版社得到信息后,都愿意出版此書。他們仔細地審閱了英文稿,對林老的翻譯高度評價,認為其中富有哲學意味的語句表達十分精準,無懈可擊,可以照準出版。所以,很快又由英文稿譯出了西班牙文稿。2016年,韓國熊津出版社又出了韓文版,韓國譯者說是按中文版翻譯的,但也參照了英文版。

      北京外國語大學何明星教授曾在世界圖書館平臺(OCLC)檢索發現,收藏《江邊對話》英文版的外國圖書館為57家,中文版為48家。可以說,如果沒有林老先生對英文版的把關,這本書就不可能插上雙翼,飛到這些國家去。

      2008年,五洲傳播出版社決定同時出版我的另一本書,《浦東奇跡——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一個案例》(合著者邵煜棟)的中英文版。蒙林老和他同是翻譯家的夫人張慶年老師慷慨允承共同承擔此書的英譯工作。擔心會給兩位老人增加負擔,我們說可以慢慢來,時間不受限制。但他們說,他們完成此任也算是對浦東開發有所貢獻,于是立即動手。

      ▲《浦東奇跡》

      同年5月初,我們請林老夫婦住到浦東,他們按章節分工翻譯,再交互校譯。林老說,因為對于個別經濟用詞不太熟悉,所以往往要費精力找到可靠旁證才肯落筆。在原文中有一段說,中國將會有兩個國際金融中心。一個是香港,一個是上海。香港是批發型金融中心,而上海是零售型金融中心。林老說,批發的(wholesale)和零售的(retail)是常用詞匯,但是在金融行業可能會有另外的詞匯,還需謹慎。最終在英國的一家銀行官網上查到了這樣的用法,他才算放心。以后這本書又出了德、俄、韓、日、波蘭等多種文版。所有的翻譯者都說他們依靠了英文版,才翻譯得這樣順利和準確。

      按說依照林老夫婦的學術地位,譯稿他們自可完全做主,他們還是要求開譯和終譯時開了兩次小會,討論他們提出的問題。林老在終稿會上說,他這回參觀了浦東的多個項目,對他的工作有幫助,對浦東開發的意義也有更新的認識。他們強烈建議把我原定的書名《浦東開發——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一個案例》中的“浦東開發”改成“浦東奇跡”。我以為,作為浦東開發的參加者,自稱為“奇跡”,似乎有不妥。林老一錘定音,他說這不只是浦東的成就,這是國家的成就。由此“浦東奇跡”一詞也開始在媒體上出現了。

      2009年,林老要我為中國外文局《中國建設》(現為《今日中國》)原副總編輯沈蘇儒先生的《對外傳播翻譯研究論文集》作序。林老給我的郵件中說,“沈老不僅具有豐富的經驗,而且能夠對自己和他人的實踐進行總結,著書立說,他與段連城先生一起,開創了我國對外傳播學。”還提煉出沈老的學術特點和難能可貴之處。為沈老的書寫序是我的榮幸,我卻因自知學力淺薄而生怯。但林老之命我也就勉力而為了。沈老比林老還要年長十歲,林老助人為樂做到了“扶老攜幼”!

      結束此文時收到了施燕華大使(曾任外交部翻譯室主任)給我的微信:林老是我和建民(已故吳建民大使)的好友,更是我的師長。我們在一起討論翻譯時,他總是微笑著聽我們七嘴八舌提建議,最后慢慢集中、定稿。許多政治文件中的關鍵詞匯,都是在他領導下討論得出較滿意的譯法。他和他老伴張慶年從美國回來,服從組織需要,轉行搞翻譯,成為翻譯界的權威。是金子在哪兒都會發光。林老走了,現在誰能替代他呢?

      先生已去,他的學術長存,他對后輩的關愛指導也永鑄我輩心中。謹以此文追念林戊蓀先生。

      (本文作者趙啟正,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原主任、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院長 

      欧美熟videos肥婆,能播放的男同freevid,欧美熟妇vdeostv高清vr,中国人在线视频播放 网站地图